❖2

二之夜


  那明明曾經是座被當作神般看待的山。
  如今與其相依的就只剩下人類捨棄掉的、腐朽的建築物而已。



  花蕾打從一開始,確實只是想來湊湊熱鬧。任何含著故事氣味的傳聞都是她想前往的地方;那是生為青行燈無法抗拒的香味。
  就算藏起佇立的單角偽裝成人類,但染著金火色的髮絲還是令花蕾在抵達老身村時接收到為數不少的異樣眼光──即使是開化的輝煌大正當代,她的樣貌還是太過稀奇。
  姣好幼嫩的臉龐失笑。明明這個模樣和來自南蠻的洋人別無二致,村民卻仍然露出恐懼;看來那跟種族不同毫無關連哪。
  於是,花蕾並沒有詳述自己來此的目的,也沒有向村民保證查清事件真相,就這樣一個人支身入了神岳山的庇蔭。──當然她連戎燕都沒帶在身旁。

  洋風的高跟靴踩在濕滑的草上,卻沒有減緩她上山的速度。
  果不其然,此處就只有失去庇佑意義的朽木與荒草而已,孩子猶如從來沒來過般的連氣息都消失無蹤。

  果然是神隱吧。
  這世上寂寞的神明妖怪到處都是。

  而忘卻神靈的人類也比比皆是,但他們無論如何就是忘不了對於未知物的恐懼。

  然這並不干自己的事。

  一步一步的踩實此處的軟泥,沾上泥土氣味的鞋跟沒有一絲猶豫。
  嘆了口氣,歛下的紅眸醞釀著某種思量。









  突然間,花蕾在風中聽見了削木頭的聲音。



  那是,不知是何人所為,遼闊的千人塚。
  無數的石塔石塊,坐落安插在離神社不遠的地塹上,因為下凹所致,部分地方隱沒在無法排出的水底下。
  刻意的建造在這片被自然支配的景象裡非常惹眼,所以花蕾也並沒有錯過在那石塔排列稍微稀疏的那個區塊,躍動無數活人的身影。

  孩子的嬉鬧聲與規律的硝木聲在潮濕的空氣中盪漾著。

  纖細的足尖落地的同時花蕾卸去了偽裝,僅僅只有足袋包裹的小腳撐著自己踩在已無人撫慰的墓地上。

  沉穩且厚實的聲響,迴盪在這片寂寥的長眠之所。
  那是看起來彷彿寂寞到快死掉的烏天狗手中捧著的躍動。

  他將一塊塊木頭刨刻出一個個面具,而那些面具,也一個個安穩的浮在孩子們的額上。
  孩子對天狗背後的翅膀不生恐懼,反而抑制不住好奇心一個接著一個打量著,卻又怕自己的魯莽壞了正在誕生的藝品,隱忍的模樣像極了屏住呼吸。

  心裡某個部份似乎輕輕地放鬆了弦線。
  方才纏繞四周的霧氣間透出了些許陽光,氣場的轉變讓雙方妖異都注意到了彼此的存在。

  緋色的大眼裡映入了為著工藝執著的妖異雙眸,唇邊溢出了機不可查的寬心。
  

  孩子們平安無事。
  他們只是稍微貪玩罷了。





【後話待續】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連結
【谷歌GO】
【刻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