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恍惚羅曼史】目不可視之空


【前顏】
近日突然想念百合(欸)於是就想起最初最初的這一對(咦?)
為我開啟初入大學寫下的兩位女孩。(雖然是作業)
然而以下都還只是試寫。(揉臉)
微薄的記憶要開始運轉了,期待能譜出什麼懷念的光景。
那麼以下。

──────────────────────────────

【人物】
莎華:與所有新鮮人一樣在迎新舞會遭到誘拐的建築系大一生。
   正在體驗被陰了的大學修業生活。
孟婆:資料不明(?)僅以所知就是孟婆這稱呼(咦?)

【目不可視之空‧MO】




  窗外的陽光滾落在擱置著切割墊的老舊白色桌子上,光子活潑地彈跳著,一陣一陣地颯颯筆聲卻無視著這歡欣,任由墊上的割痕肆無忌憚地撕扯。


  「唷。妳還在做設計啊?還是準備要跟圖學奮鬥呢?」
  「都有。」明明還是大一新鮮人,身影卻已染上高年級學生才會有的匆忙。


  搓了搓揉進陽光的栗色自然捲,彷彿是一整天尚未闔眼的疲憊在指間迴旋。雖然應了聲,卻沒有將靈魂之窗對向招呼者;左手還握著筆,再轉繞過後,筆尖流洩出的盡是浮躁。

  「噯噯、總不是在舞會的時候玩得太盡興了吧?莎華。難得的風光明媚也吸引不了妳的風雅嗎。」
  見著對方連個纖羽都不曾留念地瞪著白紙,嘴角彎彎,在她看不見的彼方笑著說。


  「妳好意思,搞不好是因為妳特製的孟婆湯才讓我忘了如何吟詩作對呢,孟婆小姐。」
  『喀嘰、』落下的筆桿與紙面下產生共鳴,名為沙華的靈魂之窗裡,此時才映入了屬於『孟婆』的色彩。


  望著那微微上揚的雙鳳眼,孟婆漾著笑,一付『妳可還是理我了』的歡愉。
  「呵呵,果然好喝到讓你流連忘返吧~?」
  「是是、好喝到我都忘記要怎麼無視妳了。」

  伸了伸懶腰,莎華這才發現這是她在這一個小時內第一次上身離開桌面,隨之映入眼簾的孟婆,邊緣輪廓因外頭的和煦而漾著柔光;令她稍微不適地瞇了瞇眼。

  認識到這位女性約莫是在半個月以前,系上所籌辦的、煙霧瀰漫的迎新舞會裡…的某個吊燈支架上。
  當初其實只是討厭乾冰的過度揮發而已,乘著微醺的不適感想呼吸新鮮空氣而已,然而為什麼不是選擇外頭而是爬上支架,至今莎華仍然匪夷所思。



  她和她,就在這刻意營造的恍惚的氣氛裡,面面相覷──其實從頭到尾只有一個人這樣覺得而已。
  『孟婆』,這個稱呼在莎華見到她的身影時近乎同時脫口而出。──弔詭的是對方竟然還樂意接受。



  然後再距今一個禮拜,她倆又再度相遇,這次可被請上了系館的頂樓,等著莎華的,是孟婆號稱特製的友好證明──但既然是孟婆作的那勢必就是孟婆湯。
  為什麼聽了這名字還想喝下去,到了現在莎華仍然百思不解。

  或許多虧了那湯(以口感來說應該是混了很多種材料的調茶),讓莎華接下來的一個禮拜都處於焦頭爛額的狀態。──時間正好來到十月,期中以前的暴風圈。
  
  抬起裹著TUX牌白色包鞋的雙腳踩著明媚陽光,舉步間盡是無情地踐踏外頭的閒情逸致,靈魂之窗卻難得地將一半分至發語的對方。
  少說啊少說,她好歹是大一新生呢。瘋狂又有趣的大學生活才一起頭竟然是這種落水狗模樣。

  「我可從沒見過有這樣的舞會,前頭還要人闖什麼鬼屋。舞會不是只要像連誼那樣吃吃喝喝看表演玩玩順便戀愛萌芽就好了嗎?」
  「唔噢,原來莎華妳喜歡這種的?真看不出來妳這麼純情耶?」
  「少、少囉唆…妳哪隻耳朵聽到我說喜歡?!」
  情緒在升級到氣急敗壞前硬是被拐個彎;莎華成功地迴避掉了孟婆的調侃,貌似。
  對視的杏眼漾著頑皮,欣賞著對方從眼底呼之欲出卻硬要盤據在框內的困窘,輕輕搖晃著腦袋;孟婆張著嘴,滿是愉悅的震動自喉間引出。
  「這不是很棒嗎~如此難得一見的舞會,就算詭異也夠讓妳印象深刻了吧?」笑。噙著莎華一見就會皺眉的彎彎嘴角。


──────────────────────────────TBC

題目 : GL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連結
【谷歌GO】
【刻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