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二之夜


  那明明曾經是座被當作神般看待的山。
  如今與其相依的就只剩下人類捨棄掉的、腐朽的建築物而已。


繼續閲讀



妖異陣營‧編號308/花蕾つぼみ
妖屬:青行燈。

參上。

Return

幸天RETURN0
大圖

『好久不見。』


幸天將要以小劇場的方式上場了。
一想到往後就有說不出的緊張感。



期望有美好的邂逅。

【袖珍201304】

袖珍:細小、細膩乃至微不足道的小物件。
    引申為短字囈語,也許有個世界深藏其中。
◇4月兩篇共計300以內的短文紀錄:劍與其安身之所;與溫潤的淫慾。


──────────
【劍與鞘】


  她見過無數次他手持細劍掙扎的悽慘模樣。
  他揮舞的尖銳鐵器是他賴以維生、被標記上永遠、以及靈魂的至寶。
  如今,那本漾著月白般皎潔光澤的美麗劍身染上了乾渴的殷紅。


  她見過無數次揮舞著浮光掠影在他清澄瞳孔中被玷汙的剎那。
  依憑守護之名之證,他手持著『靈魂』賭上生命的斬殺所有所有著眼的污穢之物。

  ──勇敢的靈魂緊咬著拯救之名,以此劍作為誓約庇護。
  
  他張起的庇護越是鋒利,他引以為傲的『永遠』就越是被血汙浸染。


  沒有比他執意自虐的模樣更加悲痛的光景了。


  近在咫呎的她無數次無數次因此痛地無法自拔。
  但,那揮舞著永劫的他悲慘的身姿,溶蝕在她的眼底卻美地不可方物。


───────────
【溫柔鄉】腴


  臉前撲鼻而來的軟香或許是他僅存對女人的垂涎。
  當然,還得先撇除只要性子一來就渴望埋入緊緻裡揉蹭的野獸本能。
  不知幾次,他多想親手了結固著、捆束男人理性的激動存在,然無論如何就是不曾對這豐腴產生任何割捨的念頭。
  女人的胴體令他發狂也令他瘋狂,曾幾何時他已不記得自己究竟以什麼樣的心情將女性抱個滿懷。
  
  而在他驚覺這份溫軟業成溺斃之所,是在現在的『她』將他納入懷中的時候。
  女性的柔軟順應著壓力一股腦擠上他的嘴他的鼻他的雙眼,蠻橫地將自己填滿,滲入每分每寸。

  她的體香她不曾體限於表的溫柔婉約,令他難得地,甘願沉溺於獸慾之下。


───────────【20130501,安放】

【建築恍惚羅曼史】目不可視之空


【前顏】
近日突然想念百合(欸)於是就想起最初最初的這一對(咦?)
為我開啟初入大學寫下的兩位女孩。(雖然是作業)
然而以下都還只是試寫。(揉臉)
微薄的記憶要開始運轉了,期待能譜出什麼懷念的光景。
那麼以下。

──────────────────────────────

【人物】
莎華:與所有新鮮人一樣在迎新舞會遭到誘拐的建築系大一生。
   正在體驗被陰了的大學修業生活。
孟婆:資料不明(?)僅以所知就是孟婆這稱呼(咦?)

繼續閲讀

題目 : GL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連結
【谷歌GO】
【刻印】